【薰杏】冬季

【薰杏】冬季

1.cp薰杏,不喜勿入

2.不刀不刀绝对不刀()

3.oocoocooc,辣鸡文笔注意

薰接到杏的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

此时的薰正手拿着一杯热咖啡在外国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在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群中穿行,冬天的寒冷使他裹得严实了一些,但还是发挥了他的审美打扮的更时尚一些,在这里无需掩饰自己偶像的身份,这不由得让他舒了一口气。

接到电话的薰看到上面的名字时,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站定在斑马线路口前,此时红绿灯显示的是红灯,周围的人都停留在路口,有的选择看一会儿手机打发时间,有的选择在这个时间抽空看一会儿报纸。薰则用手快速的划开电话的接听键,迫不及待的想要感觉到对方的声音,随着一声「嘟——」的电话声,温和好听的女声传入他的耳里。

「请问是羽风薰吗?」

「是的我是,小蒲公英现在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无疑是他所心心念念的人的声音,薰有些久违的激动起来,语速不禁变得有些快,但还是尝试着掩饰自己的心情。

「羽风前辈,你是明天下午三点就乘坐飞机回日本吗?」

「没错,我还特地给你买了纪念品哦,你绝对会喜欢的。」

「谢谢你。」

「不用和我这么客气,小蒲公英,你这样说的话我可是会伤心的哦。」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变呢,羽风前辈。」

对话突然戛然而止,是不愿意进行下去,还是已经无话可聊了,这两个答案薰想都不敢想,但是他知道,他心里还有最后一个答案,也许他爱着的那个人,已经因为有些害怕而退缩了。

「小蒲公英。」

「嗯?」

「如果我明晚回到日本的话——」

红绿灯转变为绿灯,人们停下手中正在做的事,开始分散往前走去,羽风薰就这么站立在人群里,在略显嘈杂的人流中,他下定决心,缓缓开口。

「——你能和我见一面吗。」

现在是第二天的晚上十点半,杏在拉面店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对于刚刚下班的成年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她点了几份关东煮和两碗拉面,听着那些刚刚从工作的劳累中解放出来的男人女人抱怨着脾气不好的上司和无理取闹的同事,静静的等待着另一个人的到来。

杏小口小口的喝着玻璃杯里的啤酒,感觉着嘴里充实着的麦芽味,心里有些平静了下来,自从长大了成为了著名的制作人以后,就算她再怎么不胜酒力,也因为不断的应酬锻炼出了比以前更大的酒量,起码不会沾杯就醉就是了。

过了一会儿,拉面已经端了上来,杏还是没有动筷,她扯了扯灰色的毛衣,开始不断的向外张望,窗上已经结起了蒙雾,天上开始落下了白点,地上正渐渐的要被白色给铺满,可还是没有看见那个期待看见的身影。

杏用左手转了转右手上的戒指,盯着戒指思考了一下,把它从手上取了下来,放进了手提包里。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开门的风铃声,一个男人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她向那个男人招了招手,他确认了方向,向她那个位置走去,坐在了杏的对面。

薰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披在了椅子上,拍了拍身上的雪,杏有些好笑的看着他这副狼狈的模样,将手帕递给了他,说:

「怎么弄成这样,快点擦一擦吧。」

「呼——对不起,让小蒲公英等我这么久可真是失败啊。」他接过手帕,「所以我就急匆匆的跑过来了。谢谢你的手帕。」

「快点喝点酒暖和一下身体吧。」

「小蒲公英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啊。」「也就才和你分别6年而已,我觉得我的变化不会太大吧。」

「是啊.......两年......」

感觉到薰的状态不对,杏向他推了推拉面,示意了对方,他们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

「我开动了。」

此时气氛正好,两个人好似久违重逢的好友一样聊的甚欢,薰向筷子上的拉面吹了一口气,杏趁这个时候向他提问。

「这两年,你在国外过的怎么样。」

「我?」薰吃了一口面,回答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不过国外的环境更适合我吧。当然,最后我还是会回到你在的地方的。」

「是吗......回到我在的地方啊......」

杏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顿,略有所思的看着碗里的面,而薰则眨了眨眼,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她看着礼盒,有些惊讶的看了看他。薰对着她微微一笑,打开了盒子。盒子里装着一条漂亮的项链,银链穿起来的最中间是粉红色的宝石,在透过窗户照进来的微弱的月光下也依然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杏愣了一下,这是一条看起来就很名贵的项链,至于为什么要送给她,她的心里是十分清楚明白的,感受着对方传来的,炙热的视线,心里涌起了波澜,但她头脑在思考着,身体却不受自己控制的行动了起来。杏伸手盖在薰拿开盒子的手上,轻轻地将盒子合上,并往他的方向推了推,拒绝道:

「不行,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

「没关系哦,这也是我自愿给你的,这是我的一片心意啊。」

「可是,」

「小蒲公英,你忘记了我们的约定了吗。」

没有忘记,她当然没有忘记,只是等了6年而已,她今年也才不过三十而已。

两个人互相推让礼物的动作戛然而止,外面的雪也停止了落下,杏看着薰比以往更成熟更富有魅力的脸,不像从前那样青涩,现在的他已经可以作为一名男人来肩负起责任。看见她没有继续说话,他便果断开口道:

「我已经足够强大了,足够肩负起两个人的未来了,小蒲公英。」

「我还不够强大,不足以给你带来幸福啊,小蒲公英。」

那一年,也是像现在这样的冬天,羽风薰站在雪地里,没有笑容,也没有从容地说着这句话,就转身离开。

而那一年的杏只是站在他身后的几米外,当时的温度还不至于让她瑟缩,但话语给她带来尖锐的寒意已经让她不禁怀抱住自己的身体,她用尽全身力气控制住自己想要拥抱他的冲动,低着头,死死地咬住嘴唇,只是用脸感受到雪渐渐融化的湿润感。

制作人不可以与偶像发生除了工作以外的关系,这是无法打破的规则,而她作为第一位制作人,更是要为后辈做好榜样。这时的undead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但还不够,没到他们所期许的结果,还不足以在圈子里引起一定影响,所以绝对不可以为了这点私事而影响到他们的未来,影响到羽风薰的未来。

这些事情成了沉重的枷锁,让杏在感情中艰难的挣扎着,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追上这个背影。过了一会儿,杏听到雪地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看见了自己眼前出现了一只手,抬起头,直视着眼前人的眼睛,在那金属铜的眼睛里倒映出自己,薰的眼神里有了一丝无奈和坚定,开口道:

「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我.....」杏的眼神暗了暗,「羽风前辈,」

语气里充满了自信,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是多么残酷的话语。

「抱歉,祝你一路顺利。」

之后的事十分突然,也在杏的预料外,薰突然出国,在头三年她尝试联系对方很多次,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执着于这个,在后面才费尽心思的给联系上了,虽然最后那一天在杏的说教中和薰的一连串道歉中度过,不过杏还是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他们断断续续的联系了三年,但是,薰应该还不知道,杏已经订婚了这件事。

「嘟——」一声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杏的眼睛恢复清明,在薰有些担忧的注视下从包里掏出了电话,对着对方尴尬的笑了笑,看了看上面的名字,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把礼盒用右手强硬的推向推向薰那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便出去接电话。而薰则有些呆住了,跟着的身影往外看,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杏接完走了进来,薰立马问道:

「是谁呀?这么晚了还来给你打电话。」

「唔......一个熟人。」

「是吗?」薰又认真的问,「那么,你的回答是?」

「我的回答......」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你的,杏。」

「我要考虑一下,但是——」杏顿了顿,「可能会考虑的比较久一点。」

为什么不拒绝他,为什么心里还要留着那一点期望。

「我明白了。」薰苦笑了一下,「但这个礼物还是收下吧,万一这也许是我最后的心意了呢?」然后便没有继续说话,杏也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有些犹豫的收下了礼盒。

在两个人后半场沉默的吃完剩下的东西后,在杏的执意下,互相道别。雪重新落下,霓虹灯照耀在两个人的身上,在街道上留下了移动的身影,融入了夜晚的人群之中。杏走了没几步,就收到了薰的传来的短信:

from:薰

如果你有了深爱的人,那么我会用最诚挚的祝福祝愿你们幸福。

杏收起手机,拿出了包里的戒指戴上,她意识到,也许他们之间的那个可能性已经消失了,再怎么样都是自欺欺人而已。

薰慢悠悠的回到家,他的姐姐下楼看着他这副失神落魄的模样,调侃道:

「怎么这么失落啊,是失恋了吗?」

「也许吧。」薰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来大口喝下。

「你的弟弟我在情场上可从来没有失败过呢。」

「行行行,就你最厉害了。」

薰坐在沙发上,盯着手里的啤酒罐。

他只不过是看到了她手上的戒指的痕迹而已,为什么会选择放手呢?

也许这个问题一辈子都没有答案。


 
评论(4)
热度(67)
© 樂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