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杏】假如他是魔王

【all杏】假如他是魔王

○伪全员向注意

○all杏段子

○私设杏是采花女

○四奇人+天祥院 
为什么没有夏目,我也不知道(

○ooc可能有

朔间零

在花田中的杏在采摘着新鲜而美丽的花朵,天空因为太阳的照耀而显得碧蓝,杏哼着歌,编起一个花环,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魔王大人。
虽然朔间零身为魔王,可他却因为某种诅咒而惧怕着阳光。可他却不愿意杏独自一人去采集花朵,只好施展魔法在平地上变出一棵苍天大树用来遮阳,虽然周围的温度也丝毫不减罢了。零此刻正躺在草地上歇息,胸口一起一伏,平缓的呼吸着。
杏看着他卸去防备的睡颜,悄悄地把花环戴在他的头上,还看着零的脸不停的感叹着他的美貌。
突然,她的手被人抓住,杏因为被打破平衡而向前倒去,反应过来发现已经倒在了零的怀里。他那血色的双眸正盯着杏,嘴角有着些许玩味的弧度,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传入杏的耳朵。

「小姑娘,你终于舍得看向吾辈了?吾辈被你冷落了感到了寂寞呢。」

「接下来,请把你空余的时间交给吾辈吧,没有反驳的机会~」

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似乎特别钟爱红色的花朵,不知不觉间,杏的花篮里大多都布满了蔷薇之类的红色的的花,他拿着一朵小花别在杏的耳边,摘下了头上的礼帽。
涉的双手操控着浮起来的礼帽,眨眼间,礼帽又分裂出了另一个相同的礼帽,他让杏看了看帽子里空空如也的现状。杏显然也习惯了他没法让人预料的举动,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配合涉的表演。
突然,两个礼帽里都冒出了漂亮的花束。涉笑眯眯地说
「那么,请这位我的美丽的小姐猜猜看哪个礼帽里有我准备的礼物呢~」
还是一如既往无解且欺负人的话语,杏毫无头绪,只好随手指了指左手中的礼帽。只见涉右手中的礼帽消失不见,他从礼帽中变出了一条漂亮的碎花裙子,虽然是碎花,可却没有任何老土的感觉,连杏都有想要试一试的冲动。
「amazimg!不愧是我深爱着的杏啊!这是小丑为你献上的独一无二的赞礼!」

「我永远是只属于你的日日树涉~」

深海奏汰

身为魔王的他整天沉迷于海洋生物,人也非常脱线,如果不是头上的那一对角显示着自己的身份, 不然很容易会忽略他作为魔王的危险性。
杏作为一个普通的采花女,在某一天的海边救下了不知为何溺水的魔王,便经常被他邀请去城堡里玩。杏刚开始还警惕了一番,在渐渐地了解到奏汰并不会伤害人后就经常找他玩,还会送他最爱的深海鱼玩偶作为回礼。
杏来到城堡,里面空无一人,轻车熟路地走到通往地下的楼梯,推开了厚重的大门,果然看见了奏汰正和水族箱里的鱼儿们玩耍。看他们玩的尽兴,杏准备上楼去等他,却被奏汰从背后抱住,公主抱进水缸里,衣服里透出了杏姣好的身材曲线。

「留下来陪我一起玩吧,和深海的朋友们一起[噗卡噗卡]~」

「我是永远不会放开小杏的呢~」

斋宫宗

杏正在帮助mado姐打理她那漂亮的金色卷发,虽然mado姐只是个可爱的哥特人偶,但杏却很喜欢它,也因为宗肯让她碰mado姐而感到惊讶。而宗正在同一个房间里缝制着一件繁杂华美的裙子,一个魔王居然喜欢裁缝的这个事实使此时的景象变得有些滑稽。一时,房间里寂静无声。
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三个小时,马上就要到去集市的时间了,杏准备起身,向宗搭话。宗忽然站了起来,手里举着一件制作精美的裙子。
「穿上。」
宗命令道,杏手上的mado姐不知何时跑到他那里去了,她有些犹豫的看着宗,只见他打了个响指,一道白光闪过,杏的普通衣服已经变成了那件裙子,看着杏诧异的眼神,宗哼了一声,带她到落地镜前。

「你应该感到喜悦,你是除了mado外第一个穿上我亲手制作的衣服的女人。」

然后宗在杏露出的漂亮的脖颈上留下一个吻痕。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自豪吧,你可是成为了魔王心爱的女人啊~」

天祥院英智

实实在在的魔王。
与温和优雅的外表相反有着如同小孩子脾气的爱玩闹的性格,而且一闹就是一出大事。完美的诠释了切开黑这个专有名词。
比如现在,他正把杏堵在墙角里,蓝宝石般的眼睛此时正锐利而富有侵略性的看着杏,脸上虽然是微笑不减却散发出了十分压抑的气场,杏冒出了冷汗,眼睛看向地板不敢抬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话。英智开口了
「今天早上的那个男人,是谁呀~」
这是个陈述句,显然这个魔王非常清楚那个陌生男子的来历,只是在对着杏发泄一下占有欲而已,她解释清楚,带着一些想要糊弄过去的感觉。然后,杏感觉到自己的唇上被狠狠的留下了一吻。

「看来你不是个爱撒谎的坏孩子呢~」

「不过以后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再让我看见第二次哦,我的女孩儿总是那么受欢迎可真让人苦恼啊~」

 
评论(5)
热度(262)
© 樂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