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杏】我于此刻恋上你

【绪杏】我于此刻恋上你

1.cp绪杏,不喜勿入

2.ooc ooc ooc

3.这是给  @淮与江生 的生贺,阿淮生日快乐ww




「嘀嗒,嘀嗒——」

学生会的办公室此刻十分寂静,窗外的积雪和被挂满银幕的树枝衬的办公室里面有些孤寂,只有那夕阳斜射进来的角度带来了一丝暖意,衣更真绪独自一人待在办公室里,坐在座位上。桌子上是堆积如山又整齐排列好的文件,自己则在这文件中埋头苦干。

刚刚与副会长莲巳敬人道别,这个爱操劳的前辈也叮嘱着他要早点回家,不要太过于忙碌。虽然他说这句话没什么可信度,可真绪为了让他放心,还是点头答应了。

过了很久,真绪总算是忙完了所有工作,他有些累的趴在桌子上,拿起了手机顺手点开了日历。

今天是12月25日,是那个到处充满了欢声笑语的节日,节日的彩灯,快乐的游行,可惜这些都与真绪无缘。他自己因为工作而委婉拒绝了和队员们的聚会,一个人待在这里,想想还挺心酸无奈的。

真绪酒红色的头发在桌上有些凌乱,闭上眼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坐起来,拉开了抽屉,小心翼翼的拿出了被包装精美的盒子,他盯着盒子看了良久,不禁又叹了一口气,虽然听上去很怨念,可他的确有些后悔。拒绝了和队员们的聚会就相当于拒绝了和杏的聚会,就相当于拒绝和杏交换礼物,相当于今年的圣诞节可能就拿不到自己喜欢的女孩的礼物了。

列出来的无数个等于号都使沉稳的他冷静不下来,真绪拿起礼物装进包里,准备回家。他已经做好了接受在路上被无数个饮料第二杯半价,电影票第二张半价,以及街上搂搂抱抱的情侣的暴击了。

今年的圣诞,他还是一个人啊。

衣更真绪在看到站在校门口的杏时,他决定收回这句话。

在冬天很快就降临的夜幕中,杏穿着棕色大衣站在灯光下,清秀的脸上有着比谁都要漂亮的水蓝色的眼睛,眼睛时不时的就滴溜溜的转,十分有灵性,棕色的中长发也编成了突显文静的麻花辫。她因为寒冷而有些拉紧了大衣,脸也被寒风挂的通红,时不时从嘴里呼出一口寒气。

毫无疑问,这就是衣更真绪喜欢着,思慕着的女孩,既不是逼真的雕像也不是美好的幻觉,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她看见了他的出现,朝他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了笑容,就是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微笑,也足以让真绪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他可不敢让自己喜欢的女生多等一秒,就大步走了过去。

「小杏,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是和明星他们一起去聚会了吗?」

「没有哦。」她解释道「是我自愿留下来等衣更君的。」

杏转了个身示意他一起同行,而他也从刚刚她的话语里缓过神来,赶了上去。

真绪现在觉得,过圣诞节也不是那么的,令他郁闷了。

他们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杏的提议下去了购物中心的广场。

街上出现了许多的圣诞老人,虽然有一些并不是童话里出现过的模样,但都围满了小孩子,看着他们这样,真绪也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天真烂漫的样子。商铺在卖着挂饰等装饰用的东西,里面都挤满了人,广场中心的超大棵圣诞树被霓虹灯和挂饰点缀着,十分的引人注目。周围都洋溢着很好的圣诞节的氛围。

而杏就在真绪身边陪着他,也许是他自作多情,但在他人看来,是不是也像是一对情侣。

真绪摆了摆头,试图把这种念头给去除掉,这时,他的面前来了一个小女孩阻挡了他去路。

「这位先生,你能买束花吗?」

小女孩用着甜甜的声音把他从思考中唤醒,发现杏已经因为女孩的可爱而蹲下去和她说话。

「请问一束多少钱呢?」

「一束10元,小姐。」

「那么我们买一束,给你钱。」杏掏出钱递给小女孩。小女孩则对他们笑了一下,「愿这对先生小姐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真绪因为这句话而有些愣住了,杏拿起花递到他面前。

「圣诞节快乐,这是你的圣诞礼物。」

「诶,我的礼物就这么简陋吗?」他有些吃惊,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杏。杏则是一脸没憋住就要笑出来的表情。

「当然不是,不好意思啊,我捉弄了你,圣诞礼物我帮你准备了其它的。」她把花塞进他的怀里,调皮的眨了眨眼,「但是花你还是要收下的,这算是平时你照顾我的回礼。」

真绪收下了这束花,他可以很开心的表达自己的喜悦,但不知为何,看着手里的花束,再看着她打趣的笑脸,心情开始莫名复杂了起来,里面参杂着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安感和失落感。

杏难道是为了和他划分清楚界线,才特地来等他的吗。

衣更真绪这个处于恋爱状态的少年,不禁有了这种苦恼。

他们没有回家吃饭,而是选择了在一家普普通通的餐厅里吃饭,虽然没有一家餐厅不是人员爆满的,但杏还是找到了一个位,这点让真绪不得不佩服她。

坐下来后,杏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这个位置是我早就定好了的。」

在圣诞夜的充满情侣氛围的餐厅里对爱慕着她的男孩子说这句话真的没问题吗?有问题,当然有问题,真绪的脸已经红到不能让杏看见的程度,他连忙把头埋进菜单里,意识到了有哪里不对。

明明是我在追小杏,怎么感觉像是小杏在倒追我呢?!

衣更真绪明白了怪在哪里,因为主动权不在他手上啊!

一顿饭下来,他们聊的很愉快,也更加了解了对方,这些无时不刻都在提醒他,他要没有时间了。

晚饭过后,他们一起去听了街头艺人的演奏,一起去玩射击游戏,一起去和圣诞老人合影。这些本该是真绪一个人完成的,本该是他在路过时才能想象到的场景,现在都通通实现了。他不禁有些恍然,这个美好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画面真的不是一场美梦吗。

「衣更君!要开始放烟花咯!」

杏兴奋的牵起他的手往广场中央跑,真绪感受着手里的温度,有些走了神,此时,周围人都看向了天上。

天上的花火是那么的绚丽,喜欢着的人此时就站在他的身边,脸上的笑容比烟火还要吸引他的注意力,那是足以被他好好珍藏的财富。

这些都是真的,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们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包括站在身边的她,都是真的。

他要确定,他想要好好的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不能再等,一分一秒都不能拖延。

杏看向了他,疑惑的问:

「衣更君,怎么了?」

「小杏......」

「是的,我在这里。」

「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

「诶。」

「啪————」烟花四处绽放,映出了圣诞树下,脸蛋通红的他们。路人们为了烟火的美丽而心动,他们现在则是为了另一件事儿而心动不已。

真绪现在伸出了手,冷静下来的他神情认真,等待着女主角的回答,这可关系到是否是个happy ending的重要选项。

杏的脸倒是红的可以,她把脸藏了藏,眼珠左右转了转,轻轻地把手搭了上去。

「衣更君,我也,喜欢你。以后请多多指教。」

紧紧握住的手渐渐地变成了十指相扣。

「嗯,以后请你多多指教了,杏。不过——」

杏感觉自己被往前一拉,被搂住了腰,嘴上感受到了那炙热的温度,她不禁有些睁大了眼睛。

罪魁祸首当然是那个刚成为她男朋友的衣更真绪,真绪也只是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紧紧地抱住自家恋人,把头埋在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语道:「对不起啊,你吓到了吧。可是杏这么可爱,我已经无法克制住自己了。」

「杏可要原谅我啊。」

杏则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的男朋友原来是这种性格吗?

「衣更君,圣诞礼物。」

「哦,对。」真绪好像有些不舍的放开她,从包里拿出了礼物,杏也掏出了礼物,他们互相递给对方。

「能先拆了吗?」杏笑着,虽然是询问的口气,手上的动作可没停下来,结果发现,是一条粉色的围巾。

「那个,我亲手织的。」真绪挠了挠头,「有些不太好看,不好意思送出来。」

「没有哦,我很开心。而且——」杏催促着他拆开她送的礼物,他拆开来,是一条男式围巾。

杏对着他灿烂的笑了。

「我们这叫做很有缘分,难道不是吗?」

果然,不管什么时候,衣更真绪不管都会一直喜欢上杏,并且现在依然不忘初心的爱慕着她,思慕着她。但从这一刻起,一个人的孤独承受,变成了两个人的陪伴,在这个下了雪的冬天,也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了。














 
评论(8)
热度(131)
© 樂五 | Powered by LOFTER